menuclose

重啟政改 與 《基本法》第23條立法

Feb 22, 2017

過去數星期,我與不同界別的選委會面、以及廣大市民在facebook上的討論,深刻了解大家對重啟政改與基本法第23條立法這兩個議題的關注。我在競選政綱中已經提出了我的立場,每一次接受傳媒訪問,我亦盡力解釋。為了完整地將我的說法向大家介紹,避免出現誤解或斷章取義,我希望完整將我的構想向大家介紹。

香港市民對實現「雙普選」有殷切的期望和訴求,這也是《基本法》訂明香港特區政制發展的最終目標。按照《基本法》第23條在香港特區立法是我們的憲制責任,香港回歸已經20年,我們應該認真履行這個責任。

中央政府對政改及23條立法的期許,我認為本質上與香港市民是一致的,但由於目前的社會氣氛,與2003年23條立法及2014年推動政改先後失敗,而造成中央和香港市民對兩件事的認知出現差異。若我當選下任行政長官,我上任後的首要工作,就是拉近中央和香港市民對上述兩個議題在認知上的差異,緩解社會的對立氣氛,為兩項立法創造有利條件。

重啟政改和23條立法兩件工作都各自有其迫切性。因此我認為下屆政府若能由一位有廣大市民支持、又能改善社會氣氛的特首領導,就應該盡快開展有關工作,而且可以同期起步。然而兩者所涉及的步驟和時間表則各有不同。

政改方面,「8.31」框架是人大常委於2014年參考了特區行政長官的報告、香港各界的意見、及中央有關部門的意見而決定,是法律的一部分。

我會就政改展開一次全面諮詢,有關諮詢並無預設立場,盡力凝聚不同政治光譜人士的共識,並會如實、準確及全面地向中央反映香港當時的實際情況,我深信中央會有清晰準確的判斷。

我期望一個得到港人普遍共識的方案,可以按照當時的憲法框架,為普選行政長官進行立法。目標是在2020年現屆立法會任期完結前完成整個程序。

至於《基本法》第23條立法方面,我會委任一位具公信力的法律界人士領導一個專家小組,研究所需的立法內容和範圍,目標是完成一項既維護國家和香港的安全,又充分保障公民權利和自由的法律,同時探討是否可按「先易後難」的原則,分階段進行立法,先處理較少爭議性的部分。專家小組的研究結果,會以「白紙草案」的形式進行廣泛的諮詢。

我期望諮詢過程可以凝聚共識,把所收集的意見歸納於方案之內,然後寫成「藍紙草案」,才進行立法工作。汲取2002-03年的經驗,以上步驟需要較長的時間推動,不宜草率進行。

有教無類

Mar 01, 2017

土瓜灣的一間粥店

Feb 19, 2017